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家具【郁夫X美月】》

龙崎郁夫坐在开往市郊的小车的副驾驶座位上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直到身旁的司机淡淡地说了一句:“龙崎さん ,系上安全带。”他才手忙脚乱地从身侧拉出安全带来,“咔哒”一声,扣在了另一侧的固定器上。

日比野美月走进他的家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事。段野龙哉死后的这一年里,日比野就经常在这间小小的一居室里进进出出,有时候是陪龙崎郁夫一起回家,有时候是给他买来一些生活必需品,有时候......有时候只是单纯地为了看看他,看看他是不是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一年里的许多个夜晚,日比野美月都会梦到海边的那所小房子,她看到龙崎郁夫坐在段野龙哉的身旁,身体蜷成一团,对着自己的太阳穴举起了手枪。“砰”的一声,眼里只剩一片猩红。每当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她要花上个一分钟才能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赶上了,那个满头卷毛的傻小子,最终没能把那颗子弹送进自己的脑子里。

还好赶上了。

拎着刚买的一些生鲜蔬菜走进龙崎郁夫家里时,郁夫正在煮一碗泡面,又是泡面。美月莫名的觉得有点生气,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永远不能好好地给自己做上一顿饭。

“喂,龙崎さん,为什么又是泡面?”

“啊......”像是做坏事被人抓到了似的,郁夫猛地转身,下意识地将手里的筷子藏到了身后,却忘记了身旁的炉灶上还有一锅泡面在肆无忌惮地散发着香味。郁夫转过头又看了一眼,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东西好像没法藏到身后。

“这个吃起来比较方便,那个......我好省时间看看昨天的那个案件。”

“案件?”美月低头看着屋子正中央唯一的那张小床上散放着一些文件,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件,不过是黑帮之间火并,让警察过去走个过场罢了。然而一看到上面“松江组”的字样,美月便明白郁夫为什么如此关注了。 

叹了口气,美月将床上的文件拢了拢,坐了下来,从刚提来的塑料袋中翻找着能够做一顿像样午饭的材料。

“那个...日比野さん,不用给我做饭了,我吃这个就可以了......”郁夫试探性地又把筷子从背后伸了出来,指了指一旁的泡面锅。

“那怎么行,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吧,每天吃泡面,身体会吃不消的。”美月继续探着身子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些食材。然而由于床太高,地面太矮,她从塑料袋里拿起东西来总觉得很吃力,想要将塑料袋放到桌上,才发现,郁夫的房间里连一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

美月忽然明白了每次进入郁夫的房间是那种巨大的不适感是什么原因。这里太空荡了,空荡到没有什么人的气息,空荡到这个屋子有没有主人,似乎都并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关系。

梦境中令人作呕的猩红色一股脑地涌到眼前,她猛地坐直身子,心里一颤。

“日比野さん?你没事吧?”郁夫关切地看着她。

“没,没事......呐,龙崎さん,我们去给你买点家具吧?”

“哈?“郁夫一时间没有反应她到底在说什么。

“家具,就是房间里的桌子椅子和小摆件什么的。"

“为什么忽然......”

“别问那么多了,走吧。”

“但,但是泡面......”

“我请你吃饭。”

“但是......”

“吃蛋包饭总行了吧?”

“……”


于是郁夫就坐在了副驾驶上。

“这个月,已经去过了?”美月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啊?啊......去过了。”郁夫有些不自然地回答。

已经一年了,他们仍然不能自如地谈论这个话题。关于海边的那座小房子,关于小房子边的那一处尚且很新的坟墓。一年前郁夫扛着已经没有心跳的龙哉来到这里时,并没有想过还要走出这里。他们的一切从这里开始,那么,就这样结束,或许也挺好。

从二十多年前,两个小男孩在海边立下那一个约定起,他的人生就失去了其他所有的可能,只剩下了“复仇”这一个终点。可是现在,没有一枪杀掉父亲的自己,就像一个跑到了终点却绕过了终点线的马拉松运动员,在终点之后茫然地看着赛道,既无法后退,也再没有了前进的动力。

然而那个女孩子总是有十足的行动力,当她用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出现在院子里时,郁夫居然一瞬间感觉到了恐惧,那是他拿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时没有的感觉。

“龙崎さん,求你了,不要死好吗?”女孩的声音在发抖,手却出奇的稳,眼睛里的泪水把挤出嗓子的那几个音节浸得湿漉漉的,几乎有些含混不清。

“日比野さん……”

“你们的前二十年已经被复仇折磨够了,现在,是时候放下了。结子老师她,真的想看到你们就这样结束吗?”

“可是,タッちゃん已经......”郁夫的声音又泛起哽咽。

“段野也不希望你就这样死掉,他希望你从此以后远离这一切,希望你好好活着,你知道吗!”

“我...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了。”郁夫垂下眼睛,语气中是冷冰冰的空荡。

“那至少现在,为我而活一次,好不好?”


“到了。”美月将车停入停车位,拉着郁夫便走进了卖场。

郁夫从没有来过这样的家居卖场,当初租下那间小公寓时,房东说:“这几件家具就留给你了。”于是他便一直用到了现在。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方便?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从大学毕业进入警局以来,自己的生活就是没有停歇的办案。为了在警局中获得往上爬的资本,没有任何后台的他只能靠破案率为自己搭一条梯子。又或者,是心里的某种执念在促使着他不断地工作着。每一个没有破解的案件背后,或许都有一个像结子老师那样不明不白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那么,手上的每一个案件,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查明真相。这样一来,房间里确实只要有一张可以睡觉的床就足够了。

“那个......日比野さん......我好像没有太多钱…不能挑太贵的东西啊。”郁夫面露窘色,这跟办案时皱眉沉思的他不同,跟与人格斗时面露杀意的他也不同,他此时的神色就像一只可怜的卷毛狗,为难地望着一旁的姑娘,这种类似人格分裂的表情切换有时简直会让日比野美月感到不可思议。

“没事啦,不会给你买到破产的,我又不是”美人鱼“里喜欢‘对对碰’ 的姑娘。”

郁夫一下被她呛到说不出话来,只得乖乖地跟在身后负责搬东西。

没有太久,他们便挑好了所需的东西,美月算是遵守了诺言,确实没有把郁夫买到破产,郁夫在结账的时候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回到公寓已近黄昏,他们开始动手将一切组装起来分别放置好。按照美月的要求,正中央的那张小床被放到了靠墙的位置,屋子的中间摆上了黑色的方桌和两把椅子,窗边摆上了单人沙发和木质的茶几。美月将桌子上铺上了素色的桌布,在窗台上摆放了几盆小小的盆栽,又将买来的食品整理进冰箱,在冰箱门上贴上了几张不同颜色的便条标明所有东西的位置。郁夫除了拼起了那几张桌子椅子之外,再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干,或者说再没有什么别的事会干。他呆呆地坐在床边看着美月熟练地布置着自己的公寓,看着这个空空荡荡的房子一点点地变得充实,柔软起来,心里涌起了很久不曾有过的温暖的感觉。那是二十年前随着一声枪响破裂得粉碎的,家的感觉。

“日比野さん。”

“嗯?”美月正把两份蛋包饭盛进新买的白色瓷盘中。

“你,今天为什么忽然要带我去买家具呢?”

“蛋包饭好啦。”美月将两个盘子放在屋中间的黑色桌子上,“中午为了赶时间随便吃了点东西,没有信守请你吃饭的承诺,这份蛋包饭算是补偿你的啦。”

“你今天,为什么想要带我去买家具呢?”郁夫锲而不舍。

美月抬起头,也走到床边坐下。

“这一年以来,我经常会梦到那一天......”美月低下头看着被窗外的晚霞照得通红的地板,“我到那里的时候,你已经开枪了,然后我什么也没赶上。”

“日比野さん……”

“我不知道,一年过去了,你找到足以支撑你活下去的东西了没有。”

“……”

“每次到你的房间里来,总会觉得这里空的可怕。就好像......你随时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无牵挂。所以......啊,这想法一定很蠢吧,好像把这里变得像一个真正的家了,你就会舍不得离开了一样......”美月越说越觉得自己的话很可笑。

“找到了哟。”

“诶?”

龙崎郁夫转过身,面对着身边的女孩子抬起胳膊笨拙地环住了她。虽然仍然和他们的第一次拥抱一样僵硬,郁夫却是尽力让自己的胳膊贴合上女孩身体的线条,这样,总算显得像样子了一点。

“从前我不觉得有什么需要的,也没有觉得这里空荡过。”郁夫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仍然语速很慢,同平常一样带着他温柔的时候特有的软糯腔调,他从美月肩上抬起头看着女孩的眼睛,“但是现在我房间里已经放着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了,所以,我好像没有办法痛快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美月ちゃん……“

夕阳从郁夫的背面照射进来,在他的侧脸上划出温暖的橘色光芒,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他看着女孩微微睁大的双眼,鼓起勇气轻轻地在她的唇上点了一下,而后,是腼腆的微笑。

“一起吃蛋包饭吧~”


“郁夫以后,肯定也会遇到很好的女孩子。肯定,也会建立新的家庭。到时候,请让她为你做好吃的蛋包饭,你最喜欢的蛋包饭。”


——————————————————————————————————————————

用toma的颜支撑着看完这部剧的,因为实在是漏洞百出情节中二,而且对于所有人看完都觉得两个男主应该在一起的这部剧我居然喜欢上了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感情戏铺垫的男女主也是很孤单,这会不会是世界上唯一一篇写这两个人的同人啊(望天)

然而就是很暖,很希望他们在一起,希望软软的イクオ如同老师所言过上幸福的生活。



 
评论(6)
热度(31)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