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在很多事争过、失落过、羡慕过、失败过、成功过之后,便进入释然了

只是如果还是回到当初,大约还是会经历一样的心情,陷入一样的渴望

这就是人吧

《冬》

北风掠过街道

呼呼作响而不自知

它把我的五脏六腑吹得忸怩

又用低温凝固在那里

只有我的思绪回到了温暖的屋子里

看着咕嘟作响的汤锅

和快速升腾的水蒸气


一盏黑色的台灯

装模作样地释放着橘色的温度

我还在大脑里翻找去年夏天的羊毛围巾

灰色的

残留着淡淡的香气

前调是霜降

后调是谷雨


《我喜欢月光,和你》

今晚,月光躺在我身边

它从窗缝里,玻璃里,木质的窗框里

溜进来

就像,关于你的念头

自作聪明地溜进我的被子里


我没法拒绝


就算它把我挤到了床脚

我仍雀跃着等待它缓缓舒展

如同那些念头

同样欢喜而忧愁地

挤占了我全部的思绪

和一块小小的黄油


因为我喜欢月光,和你

我也不知道这种不断的自我怀疑,间歇性失落什么时候才会消退。很想学一学昨天那个奶奶的生活态度,在年轻的时候别急。

最近拍的秋天

虽然每次去超市都觉得我是个大力壮士今天也不例外,但是还是在已经要成为牺牲的壮士的购物量下买了一捧花,真呀嘛真好看

今天份的小迷信

热腾腾的番茄肥牛装进碗里的那一刻,电饭煲恰好响起了提示的嘟嘟声

阳光从我背后的窗户钻进来窝在脚边,感觉今天会有幸运的事发生

好像一瞬间想明白了一些喜欢这件事。

喜欢是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了。虽然我不孤单,但一想到和你待在一起,我就会更快乐。而那个人只能是你,换成任何一个别人,都不行。

我在做一个奇怪的尝试,我试图把脑海里一瞬间想到的东西记下来,这让我想起高中时候学过的伍尔夫的那篇墙上的钉子,纵使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那篇文章讲了些什么,但是我记得“意识流”这三个字。人的意识流动得太快,以至于让我觉得其实我在思考的时候是不需要有语言的参与的,那是一种图片、感官和描述的混合体,远超出语言可以表达的范畴。

刚才我看到一片叶子从窗外的树上飘落,那个形状好熟悉。我这才想起来那是梧桐树叶的形状,原来我的窗前是一棵梧桐树。秋天渐渐到来了,虽然今年的秋天行动有些迟缓,但是梧桐的叶子还是不情不愿地黄了。有那么几簇,穿插在绿色的大部队中,好像在昭示他们即将到来的势不可挡。想起去年的秋天,某个早晨,...

去白山看枫叶但是并没有什么枫叶的拍照练习之旅


打着看枫叶的旗号结果拍出来最好看的却是湖


直到回家了才弄明白为什么第二天在山里拍的图全都不能放大了看,iso开高了图糊这件事已经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下次一定注意🙄

刚刚,我给我的自动笔,装上了一根笔芯
我感觉,这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一项活动 

《自我价值的漂浮》

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下周就有期中考试而我连书都没有看完的时间点上开始写东西到底对不对,但是忽然就想动笔,所以就迅速地转到了这个页面。

2017年的秋天对于我来说注定是会痛苦的时间,研究生快要毕业的我再没有任何理由逃避秋招的洪流,只能选择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卷入。这种痛苦和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有很多的不同。申请学校的时候,候选只有那么一些,也只需要把精力倾注在这些特定的地方,即便内心总是惴惴不安,也还算有底。而现在的状况,整个人就好像是漂浮在一片巨大的海洋上,又回到了大二纠结是不是要出国的阶段,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找不到自己的长处,虽然不是在继续纠结时间成本金钱成本,却有了更大的矛盾,怀疑自己的价值。...

躺在床上的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对珞珈之声这个地方产生的,可能是一种近乎偏执的爱情,它让我从此之后再也无法爱上其他的群体,再也不能用同样的热忱去接纳一群人

雪后初晴

微单入门作品(๑•̀ㅂ•́)و✧

《希望你能成为让23岁的自己感激的人》

快到12点了,这个史上最长的生日终于接近尾声了,所以我要快快地赶在生日这天的尾巴上把这篇文章敲完~

好像是从16岁起,有了每年在生日这天或者生日前后在blog上写点什么的习惯。我大约还能回忆起高中的自己所面临的那些烦恼和快乐,那个时候还用着现在已经被非主流统治的QQ空间。后来上大学用上了人人,这个不怎么适合写长篇大论的地方,于是就渐渐地不再写了。但是现在既然想在这里重新捡起写字的习惯,生日自然就是一个好的契机了。

其实从一般意义上来说今年这个生日过得挺惨的,因为临近圣诞节,在波士顿玩得来的朋友早就已经订好了机票飞到了各个其他的地方,连算不上多么合得来的室友也一起出去旅游,于是今年的生日完完...

很多时候我会有一种自己强大到了无坚不摧的错觉,但是今天才意识到,我并不是强大到不怕孤单,我这么有底气的原因只不过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另一端,有很多人爱着我,而很多胆小的人,不过是没有人爱而已。我不是得意洋洋地说出这句话,而是心有余悸地说出这句话。还好有这么多人爱着我,也请你们,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啊。

今天的我又一次深刻地学到了这个道理,人的脸皮一定要厚,you won't lose anything to give a try.
引以为戒,时时反省!

人真的是过一段时间就要打一打鸡血,这样才能像少年漫画主角一样地元气满满地面对每一天。看来高三的生活哲学其实还是很有必要的呢!

随机播放放到这首歌,很久没有轮到过了所以还觉得挺神奇。然而自从大一那次红白歌赛之后每次听到这首歌就会想起那个比赛的时候唱着这首歌唱着唱着哭起来然后要求再唱一次的姑娘。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是谁了,然而这个奇怪的感觉就是这样留在了心里。觉得好丢脸,又觉得有点可怜。可能真的很难过吧┑( ̄Д  ̄)┍

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和朋友在地铁上聊天,竟然聊到了这个对我如此意义非凡的人,而且竟然还有过莫名的交集,看来我们的交情真的是天注定的了。然而更重要的是让我想起了一段普通暗恋一般的喜欢一个人低到尘埃里的日子。可能我连对于喜欢的男生都没有主动到过这个地步吧,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满心欢喜地,一直一直喜欢着,得到一点的注意就开心得原地转圈,真的傻的可爱。但由此也可以看出那个时候我对于配音高到可怕的热情。那段日子已经过去,只是这种如同缘分一般的想起让整个人都激动到战栗。我还是会一直喜欢你,只是不像少年的时候那么充满激情。

(基本)写完了这周的作业,此时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个英雄!

最近比较得宠的法学院图书馆的门口
一片灿黄真是好看呀

《周期性怀旧》

写着写着论文写不下去了就来用母语安慰一下自己的我,又来胡扯了。

昨晚很偶然地打开了毕业前和他们几个吃饭的录音,虽然为了选课的事一直折腾到一点半才躺下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把整个的录音几乎都听完了。其实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大约还是一群人在一起漫无边际地胡扯,最后还听到了我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哭声。联想到最近学的课,忽然有一种想给他们每个人打个电话的冲动,也不为了什么,就是想听听他们的声音,问问他们过得好不好。

听着录音想起了那天吃饭的很多细碎的片段,想到了刘岳说,或许我们十年后可以再见。而我说,或许我们再也不会像这样聚在一起了。

我心里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时间可以冲淡的东西太多,何止十年,可能...

要做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这才是人活着的终极真理呢~

春和景明,如果今天中午吃的不是披萨,那么就完美了( ‾᷄꒫‾᷅ )

人有时候就是特别健忘,过着过着日子就会忘了一些事,直到有一些契机才会让我慢慢想起来,原来我也是辛苦地努力了很久才走到今天的。

早上听着这首歌的时候,波屯正下着小雨,我打着伞,等着即将到来的绿线。

失眠就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孤独的战斗

今天吃完晚饭的间隙,去艺术学院弹了一个多小时的琴,整个人幸福的要飞起来๛ก(ー̀ωー́ก)
路上一直在用白滚滚看《娱乐至死》,一边感慨教授是不是就是在用这本书作为蓝本上课呀一边觉得非常有启发,收获颇丰~
在这个即将进入严冬的深秋,两个小小的改变让我觉得生活真是太幸福了~
能在校园里真是太好了,能做学生真是太好了(๑• •๑)♡

浮世绘拿铁⁽⁽◝( ˙ ꒳ ˙ )◜⁾⁾

《小记》

来美国已经一个多月了,其实照理说怎么也该有些感触了,所以趁着这个小假期有些许的闲暇,把现在脑子里还能记得的写下来一二吧。

此时此刻的我正坐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屋子的墙壁是蓝色的,这是我当时一眼看中这个房子的原因(当然它很便宜,相对来说,这也很重要)。来的这一个月,这个小房间从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被我慢慢地添置了很多东西。现在的我对这个房间十分的满意。

自己生活的这一个月有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由于对生活强大的掌控力而产生的满足感。比如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每当我有了什么需求,去寻找一个东西去满足我的这个需求,并且最终能顺利找到的这个过程,是一个会让人无比愉悦的过程。而能够把自己的小空间充分利...

作业多成狗,心好累_(:зゝ∠)_

猛然发现桌面上还留着一张前天的截图

可能这也会是我心里,永远保留着的一个地方吧

图书馆

《若是真能红尘万载》

昨晚本该老老实实赶作业,但是实在忍不住把毕业前录的残缺的《儿女恩仇录》的花絮剪了出来。看着朋友圈里大家一起听听笑笑,即便不能亲眼看到,也仍然会觉得开心的不行。

今晚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很久没再用过的人人,于是打开来看了看。果然,全是关于台里的东西。想想当年人人真的是多么的盛极一时啊,跟微信朋友圈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东西,那是一个社群的狂欢。以学校为单位注定了每一个参与者都有可以讨论的话题,而像我们这样的小圈子,则更是可以陷入无限循环的狂欢中。每一个人所说的一种感情,记录的一段时光,都变成了大家的一部分,这种感觉现在想想真是令人羡慕。

回头翻翻才发现,每一个人都对这里有着如此之深的感情,每...

波士顿的Downtown

超市速写海报

小番茄

《左手抓住过去,右手摸索未来》

昨天和两个朋友去琴台听音乐会,兴冲冲地拍了很久的照片。

虽然自从上大学,三个人一直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也并不常见面。然而距离这种东西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若是相隔并不远,就可以很放心地很久不见,因为知道想见随时都可以见到。而一旦知道要分开了,就会开始惴惴不安。奇妙的心理作用。

放暑假以来就是每天好吃懒做,过去大半年的辛苦准备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高三,日复一日的学习,还有无尽的对申请结果的忐忑担忧。因此一旦真正放松下来了,就迅速地放纵自己进入了坐吃等死的状态。有时候在优哉游哉的时候也会一闪而过地想到这个念头,到底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往外冲呢?然后开始缓慢地想起在寒冬里九点来钟在图书馆的闭关音乐中走出来回...

出门坐个大循环就可以回寝室了

胧月夜

猫咪 in 故宫

兔叽先生

落日斜晖,万丈金芒

雨后初晴,月于云上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