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自我价值的漂浮》

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下周就有期中考试而我连书都没有看完的时间点上开始写东西到底对不对,但是忽然就想动笔,所以就迅速地转到了这个页面。

2017年的秋天对于我来说注定是会痛苦的时间,研究生快要毕业的我再没有任何理由逃避秋招的洪流,只能选择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卷入。这种痛苦和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有很多的不同。申请学校的时候,候选只有那么一些,也只需要把精力倾注在这些特定的地方,即便内心总是惴惴不安,也还算有底。而现在的状况,整个人就好像是漂浮在一片巨大的海洋上,又回到了大二纠结是不是要出国的阶段,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找不到自己的长处,虽然不是在继续纠结时间成本金钱成本,却有了更大的矛盾,怀疑自己的价值。...

《希望你能成为让23岁的自己感激的人》

快到12点了,这个史上最长的生日终于接近尾声了,所以我要快快地赶在生日这天的尾巴上把这篇文章敲完~

好像是从16岁起,有了每年在生日这天或者生日前后在blog上写点什么的习惯。我大约还能回忆起高中的自己所面临的那些烦恼和快乐,那个时候还用着现在已经被非主流统治的QQ空间。后来上大学用上了人人,这个不怎么适合写长篇大论的地方,于是就渐渐地不再写了。但是现在既然想在这里重新捡起写字的习惯,生日自然就是一个好的契机了。

其实从一般意义上来说今年这个生日过得挺惨的,因为临近圣诞节,在波士顿玩得来的朋友早就已经订好了机票飞到了各个其他的地方,连算不上多么合得来的室友也一起出去旅游,于是今年的生日完完...

《周期性怀旧》

写着写着论文写不下去了就来用母语安慰一下自己的我,又来胡扯了。

昨晚很偶然地打开了毕业前和他们几个吃饭的录音,虽然为了选课的事一直折腾到一点半才躺下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把整个的录音几乎都听完了。其实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大约还是一群人在一起漫无边际地胡扯,最后还听到了我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哭声。联想到最近学的课,忽然有一种想给他们每个人打个电话的冲动,也不为了什么,就是想听听他们的声音,问问他们过得好不好。

听着录音想起了那天吃饭的很多细碎的片段,想到了刘岳说,或许我们十年后可以再见。而我说,或许我们再也不会像这样聚在一起了。

我心里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时间可以冲淡的东西太多,何止十年,可能...

《小记》

来美国已经一个多月了,其实照理说怎么也该有些感触了,所以趁着这个小假期有些许的闲暇,把现在脑子里还能记得的写下来一二吧。

此时此刻的我正坐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屋子的墙壁是蓝色的,这是我当时一眼看中这个房子的原因(当然它很便宜,相对来说,这也很重要)。来的这一个月,这个小房间从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被我慢慢地添置了很多东西。现在的我对这个房间十分的满意。

自己生活的这一个月有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由于对生活强大的掌控力而产生的满足感。比如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每当我有了什么需求,去寻找一个东西去满足我的这个需求,并且最终能顺利找到的这个过程,是一个会让人无比愉悦的过程。而能够把自己的小空间充分利...

《若是真能红尘万载》

昨晚本该老老实实赶作业,但是实在忍不住把毕业前录的残缺的《儿女恩仇录》的花絮剪了出来。看着朋友圈里大家一起听听笑笑,即便不能亲眼看到,也仍然会觉得开心的不行。

今晚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很久没再用过的人人,于是打开来看了看。果然,全是关于台里的东西。想想当年人人真的是多么的盛极一时啊,跟微信朋友圈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东西,那是一个社群的狂欢。以学校为单位注定了每一个参与者都有可以讨论的话题,而像我们这样的小圈子,则更是可以陷入无限循环的狂欢中。每一个人所说的一种感情,记录的一段时光,都变成了大家的一部分,这种感觉现在想想真是令人羡慕。

回头翻翻才发现,每一个人都对这里有着如此之深的感情,每...

《左手抓住过去,右手摸索未来》

昨天和两个朋友去琴台听音乐会,兴冲冲地拍了很久的照片。

虽然自从上大学,三个人一直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也并不常见面。然而距离这种东西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若是相隔并不远,就可以很放心地很久不见,因为知道想见随时都可以见到。而一旦知道要分开了,就会开始惴惴不安。奇妙的心理作用。

放暑假以来就是每天好吃懒做,过去大半年的辛苦准备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高三,日复一日的学习,还有无尽的对申请结果的忐忑担忧。因此一旦真正放松下来了,就迅速地放纵自己进入了坐吃等死的状态。有时候在优哉游哉的时候也会一闪而过地想到这个念头,到底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往外冲呢?然后开始缓慢地想起在寒冬里九点来钟在图书馆的闭关音乐中走出来回...

《江湖再见》

我们几个的相遇其实是很奇妙的缘分。

昨晚吃饭吃到很晚,我也第一次破例在和朋友的聚餐中喝了不少酒,因为是最后一次了,所以好像什么都有了妥当的依托和借口。我们聊从前的事,聊现在的事,聊以后的事,聊我们相遇的契机,聊我们相处的种种快乐和不爽,聊未来或许我们无从再次相聚。还好啤酒不是很容易让人喝醉,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头脑发热地流下了眼泪。

能遇见他们,是我大学最幸运的事情。

我们相识于一个虚幻的江湖,因为对于声音的喜爱,我们跌跌撞撞地凑到了一起,在无数个一同挤在录播间里的日子中培养出了奇妙的感情。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夹杂着对爱好的向往,相同特质间的相互吸引,还有一些不得不经常碰面的注定。然...

《习得美丽》

这个标题其实非常奇怪,这世上有天生的美人,也有后天整形出来的美人,却没有习得的美人。美丽似乎只能依靠外在的力量来赋予,上帝,或者手术刀。

“习得”是一个在专业课上常常出现的词语,如果依靠我并不专业的不负责解释,“习得”大概可以理解为“通过学习获得”。作为“美丽”的施动词,它很奇怪,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内在的,能动的要素。

其实思考这一切的起因是我变美了。

最近用谷歌相册备份照片,当我把手上从初中起的所有照片放到一个相册里草草翻看时,从前与现在的我就像被平摊在了一张巨大的桌布上,赤裸裸地对比着。

差异巨大。

回想起来,最近也似乎经常得到别人关于“美丽”的称赞,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

出门,一排一排花花绿绿的海报,毕业大戏,毕业汇演,毕业晚会,毕业舞会,毕业合照,毕业专场......无数带着”毕业“名头的活动铺天盖地席卷过来。我一路往前走着,走进教五楼,走进挂着”武汉大学广播台“牌子的小门,走进会议室。我知道,有一群人在那里等着我,我也要去做一件带着”毕业“名头的事。

其实这很让我难过,我至今仍记得大一的时候,第一次知道”毕业联播“这个词语。看着一群素昧谋面的学长学姐熟稔地走进录播间,用其实早不如在职时候水平的声音做起节目来时,我心里其实是无所感的。毕竟那时候”毕业“离我还那么遥远,我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他们缅怀自己的广播岁月,盘算着下个学期出现在这里时,水平无论如何要变得高一点儿。

然而时间从不给人思考的机会,当我也变成了只能缅怀的人,心里总免不了有几分伤感,只有借着能够矫情的机会,把矫情全部发泄出来。

于我而言珞珈之声就是大学的全部。大爷前两天发明了一句话十分嘚瑟,于是每次接受采访和聊天胡侃的时候都要拿出来说一遍,确实说的很在理,于是尽管听到了很多遍我都没有讽刺他。他说:”我们其实就是在台里工作了四年,顺带读了个大学。“回想起自己的这四年,确然如此。

我喜欢一大群人待在录播间里的那种感觉。从备稿开始,细心地在稿件上做好所有的标记,同编辑交流每一句话想要表达的感情,然后在话筒前,一字一句地小心打磨着,以期将每一句话都如同编辑所期望地那般呈现出来。编辑一直就那样在模糊不清的两层玻璃外坐着,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就像在塑造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的模样那般谨慎虔诚。导播永远那么耐心,一遍又一遍地给我们打着”ok“的手势,就算我们重来十几遍,似乎也永远不会发脾气。夏天的时候我们在录音间里闷的满身是汗,期望着有一天能给录播间装上空调。冬天的时候我们紧紧地关上录播间的两层大门,四五个人挤在中间,说不出的暖和。就这样日复一日,在那个狭小闭塞的空间里,我们花费了几百个小时,做出了无数期节目,但随着学校零星分布的喇叭走向迟暮,也不知道听众到底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然而我们还是满心热情地做着,不放过每一个读音的错误,反复修改每一个可能有错误的句子,希望将每一期节目都做到最好,因为珞珈之声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句话,”节目是立台之本“。这是我最喜欢这里的地方,我们如此认真的去做着一件事情,不管结果如何,不管其他人的看法如何,因为这是我内心想要去做的事,那么我便不可愧对自己的初心。

其实到了毕业这个节骨眼儿上,大家所做的哪件事情不是如此呢。带着”毕业“名头的一切都好,都是一场自嗨,如同我们在四年间做的许许多多的事情一样,因为喜欢,所以就去做了,至于影响几何,意义多大,不必去在意,我想这是青春最了不起的地方,我无处发泄的伤感大概也源于此。自此之后,我大约再也没有机会,像已经过去的四年这样,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用满满的真诚,去做着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

有事做,有人爱,最大的幸福已经莫过于此。还好我感受过了,也不算留有遗憾。

很多时候我都想要时间停在这四年间的某一时刻,就像某部动画里面永远不会过去的夏天的那样,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一直做节目,一直说说笑笑,那该多好。然而最终我们只会往前走,直到这段日子变成回忆中模糊的一个片段,直到我们把曾经觉得永远不会忘记的心情忘得干干净净。人就是这么健忘的动物,所以,拥有过就是足以令人眼红的幸福了。

珞珈之声66岁,能够出现在她其中的四年,是我人生中足以感谢命运的巨大运气。这个地方,我爱过,现在也仍然爱着,以后也会一直深爱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的健忘将我完全吞噬为止。 


《恐慌》

很久没有动笔写过什么,也很久没有认真地看过一本书,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

看书这件事说来可笑,总在安慰着自己忙完这一段忙完这一段,等我闲下来了我就会看书了,我想看的书有这个和那个。然而落实到行动上也只不过变成了在豆瓣上多添加了一本书单,好像添加上了我就会去看似的。细想想,从中学以来我就不怎么看书了,中学的重担是考试,中考高考,看上去似乎遥遥无期,那一场漫长的苦修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尽头,于是每一天都被各式各样的练习题充塞着,我亦毫不知觉地任由老师摆布,跟随着人流亦步亦趋地往前走着。偶尔也会对生活感到不满,偶尔也想着或许有一天能抽出点时间来看书。然而,并没有。

但“总有一天”这样的信念支持着我...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