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周期性怀旧》

写着写着论文写不下去了就来用母语安慰一下自己的我,又来胡扯了。

昨晚很偶然地打开了毕业前和他们几个吃饭的录音,虽然为了选课的事一直折腾到一点半才躺下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把整个的录音几乎都听完了。其实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大约还是一群人在一起漫无边际地胡扯,最后还听到了我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哭声。联想到最近学的课,忽然有一种想给他们每个人打个电话的冲动,也不为了什么,就是想听听他们的声音,问问他们过得好不好。

听着录音想起了那天吃饭的很多细碎的片段,想到了刘岳说,或许我们十年后可以再见。而我说,或许我们再也不会像这样聚在一起了。

我心里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时间可以冲淡的东西太多,何止十年,可能几年后我们就能够把对方忘个干净了吧。不是一无所有的那种干净,而是面无表情的那种干净。我觉得这更加可怕,毕竟曾经有过那么深厚的感情。可是又如何呢,人不就是这样在一点点地拥有一点点地舍弃,最后孑然一身地离开这个世界吗?

这样一想其实很可笑,我们一路经历了那么多,最终却什么也抓不住。生命似乎给了我们一切,但是又什么也没让我们拥有。时间的可怕,就在于一旦过去了,过去就变成了虚无,无所证明,只有像吸毒一般的自我安慰的回想。


 
评论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