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习得美丽》



这个标题其实非常奇怪,这世上有天生的美人,也有后天整形出来的美人,却没有习得的美人。美丽似乎只能依靠外在的力量来赋予,上帝,或者手术刀。

“习得”是一个在专业课上常常出现的词语,如果依靠我并不专业的不负责解释,“习得”大概可以理解为“通过学习获得”。作为“美丽”的施动词,它很奇怪,因为它包含了一个内在的,能动的要素。

其实思考这一切的起因是我变美了。

最近用谷歌相册备份照片,当我把手上从初中起的所有照片放到一个相册里草草翻看时,从前与现在的我就像被平摊在了一张巨大的桌布上,赤裸裸地对比着。

差异巨大。

回想起来,最近也似乎经常得到别人关于“美丽”的称赞,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真是虚荣心上莫大的满足。于是我开始渐渐思考关于我所谓“变美”的一切。

其实说起来也非常简单,从大二开始,我学习化妆了。从大三开始,我学着穿衣搭配了。从大三开始,我开始健身了。于是,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直到现在我会画的妆也仅限于一种,直到现在我还会买到不少一时头脑发热而下手的衣服,直到现在我的健身也仍然是断断续续在进行。我确实跟大一的时候判若两人。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哦,原来美丽也是可以通过学习来获得的啊。

可能每个孩子关于“美”的细腻认识都是从青春期的某一个瞬间开始的,在某一个天忽然见到了一个“美丽”的人,然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浑身上下都如此黯淡。我是其中的一个。高中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同学纤细的双腿,才发现,哦,原来我的这么粗壮。那一瞬间我应该是得到了一个关于自己人生的十分残酷的认知,这直接导致了我在之后做出了“将其掩埋”的理所应当的举措。我一年四季只穿长裤,几乎从不穿裙子。而上了大学之后,再也不能一周穿7天校服,我一下获得了穿衣的极大自由,反倒无所适从。于是夏天我仍旧不穿短裤或者短裙,用长裤或者7分牛仔裤把腿自认为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这个时候回过头去看那时候的自己多傻啊,其实身材的缺陷就跟性格缺陷、能力缺陷、智力缺陷一样,怎么可能通过掩盖就消失无踪呢?然而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我那么外向,又那么自卑,这种双重的心理使我整个人常常处在一种诡异的敏感中,害怕别人对我长相身材的评论。因为我知道,它们不够完美。

直到近两年,我才渐渐学会修饰关于自己的一切,我才知道,哦,原来尽管我的腿不那么纤细,我也不应该妄图把它包裹起来,而是应该通过穿衣去修饰它。即便我的眼睛是内双,我的鼻子有点塌,我的皮肤不太好,我也可以通过化妆品和治疗去改变它。最重要的是,就算他们都不美,那又怎么样呢,我也有资格把他们都显露出来,而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是的,我掌握了变美的诀窍,于是我不再自卑,我有了自信的资本。这就如同财富一样,富人声称自己没钱是出于善意,穷人声称自己有钱则是出于虚荣。就是这么残酷的真理。我有了变美的能力,于是我有了自信的能力。

至此,我习得了美丽,也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勇气。

这让我想到了其他的关于人生的很多事,当我第一次发现了原来“变美”也是一件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事之后,我觉得对这个世界真的再无所畏惧了,因为与此同理,这世上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通过学习获得的。即便我学不到十分,但能有七八分,已足够应对与生活过招,这让我对于整个人生充满了能够掌控的安全感。

或许很多年后,当我经历了更多的事情,我会嘲笑此刻的自己的天真,叹息着说“你这孩子那时候多傻啊,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东西是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的啊”。但我仍会感谢现在的自己,感谢这个在“习得美丽”的路上不断努力的自己,因为这个过程,给予了我无限面对未来的勇气。



 
评论
热度(1)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