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月
待业青年 | 小学作家 + 中学语文优等生 + 大学文盲 | 摄影 + 写作 + 声音 + 生活
 

我在做一个奇怪的尝试,我试图把脑海里一瞬间想到的东西记下来,这让我想起高中时候学过的伍尔夫的那篇墙上的钉子,纵使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那篇文章讲了些什么,但是我记得“意识流”这三个字。人的意识流动得太快,以至于让我觉得其实我在思考的时候是不需要有语言的参与的,那是一种图片、感官和描述的混合体,远超出语言可以表达的范畴。

刚才我看到一片叶子从窗外的树上飘落,那个形状好熟悉。我这才想起来那是梧桐树叶的形状,原来我的窗前是一棵梧桐树。秋天渐渐到来了,虽然今年的秋天行动有些迟缓,但是梧桐的叶子还是不情不愿地黄了。有那么几簇,穿插在绿色的大部队中,好像在昭示他们即将到来的势不可挡。想起去年的秋天,某个早晨,阳光普照。我的房间拉着白色的百褶窗帘,我睁开眼睛,发现整个窗子都是温暖的金黄色,也是忽然一下意识到,啊,原来梧桐的叶子都黄啦。秋天要来啦。


 
评论
© 鼓月/Powered by LOFTER